打麻将暗杠能不能抢的时候买了四合一最后一张是暗杠但是没牌了这个暗杠算钱吗?

情形下,拆对的宗旨应该是减少下家可吃的机会。即所拆的对子应该愈近边张愈好,这对牌附近的牌愈多见愈好。例如你有八、九万两对,应该打九万;或有三、四万两对,如一、二万多见,则打三万,五、六万多见,则打四万(如为二筒一对,三索一对,也同此理)。

    除了有特殊征象可以断定下家不需要某几张牌外,就应该计算下家吃进的可能性的多寡,来确定你打什么牌,务求下家缺少可吃的机会。

    麻将变化无穷,下家打一张中风,你有一对(甚至于有一坎),但可以不碰,而拆对以钉。
《打麻将的技巧:打麻将算牌记牌方法》内容及观点仅供网友参考,本站不对

麻将要赢牌,运气与技巧各占一半。虽然麻将没有正确的打法,必须看当时的牌局发展,但有一些原则及观念应先建立。
不同的牌有不同的处理方式
一附144张的麻将牌,扣除花牌8张,海底牌16张,各家已取走16张牌,海底剩下的牌只剩56张,平均每人只能再摸14张牌。

拿到好牌的,可打生张牌

,造成对手吃、碰的情形,如此使自己以更快的速度摸牌,而且可减少敌方以后吃、碰的机会。

拿到中等牌的,如果是牌型组合不太够,则不必急着拆牌或造牌,先跟打熟张,避免让敌家吃、碰牌。

但若牌组太多,必须拆掉多余的偏张。

若牌太烂,可以逼和为目的,让本局流局,或求不放***。尽量跟打熟牌,扣住下家的牌,还有旺家的牌

·在摸牌之前就先考虑要打出那一张牌,别在摸牌后才考虑半天·通常先打字牌,再打偏张,最后才是中张数牌。

若一开始便打数牌,甚至拆牌打,可能此人牌很好,要特别提防。
·一直打某一色的牌,须提防此人作大牌。
·一直未打某一色的牌,也可能有问题,他可能是在做清一色或混一色,别任意丢那门的牌
假如是听牌阶段,若某家跑五万,小心你的一四万和六九万。
·某家先拆一二万,即可能手牌中有四五万的顺子,他对三六万非常饥渴。

·听多门:一个数列通常听好几个洞,例如二三四五,听二五,二三四五六,听一四七。不过须注意胡其中某些牌可能破坏牌型(如***、平胡....)
·听单调:及一张单张牌,要凑一个对子(将牌)
·听中洞:例如二四万,听中洞三万。
·听边张:例如七八万,听九万。
·听对对:留有两组对子,只要再凑一组刻子,另一组当将牌,因此听两张
·避免与上家听相同的牌,避免被早一家喊胡。
·不要固定以某种顺序将牌区分开来,以免被看出牌型
·吃、碰牌后也应适度变换牌的位置
·先检视你的牌,看比较容易作成那一种牌·留中间数牌,比较容易凑成顺搭

下家丢1万,3、4、7万基本不吃,2、5万可能要吃

2.牌过半旬,上家开始落风子,不要碰(碰听张除外);

牌局一直不胡,最好不要动牌,要打熟张,牌一动就有吃大牌的可能; 下家丢3、8万,有可能手握3、5、6、8万,打4、7万要小心一点; 下家丢8、9万,有可能手中还有4、7万,打4、7万要小心一点; 开始几圈,除嵌张、边张外,两头张最好不吃,先上别的张,等上家再拿到这种牌时,他还
会打下来;
手中有1万一张,2万一对这种牌型,别人丢3万,如有混(百搭)不要吃(吃听张除外);

8.外面风子除东风外全都见了,不能打,有可能要杠开,至少看二圈再打;

外面有7万碰掉,8万见二张,9万基本上有人碰;

10.牌开始时先丢荡张,再丢风子,但是手中风子不可超过二张;

11.自己无混(百搭)听张,比如2、5万,上家丢2、5万,如果你吃了可听2、5、8,没有必要吃;

.单吊不要吊一张都没有见过的张,最好吊两头都碰掉,外面见一张的张子或风子; 开始几圈,有人丢东风,手中有东西风,要先丢西风,因有可能有人拿西风对,别人丢你将
被轮出一圈,东风你还可能拿对。

知已知彼战术①怎样猜牌

(一) 进攻时:自己所想要上的张,上家有没有?肯不肯打?已经听张了,人家会不会打?
(二) 守势时:人家要什么牌?人家听什么牌?
取攻势是求自己从速上张,尽早和出,以免人家和出,虽攻亦寓守意。
取守势时则力求猜测准确,以缩小克牌的范围,而给自己出路,虽守亦含攻崐。
(一) 初步的:下家大概有哪一路牌。这张牌打出去,大概有人要碰,要吃,或要和。
(二) 铁定的:这一张牌打出去,一定有人和出,而且一定是某一家和出。
前者是笼统的,可以根据统计、观测而得到***;后者则是确定的,决非单凭估计而可得
猜牌总是根据种种现象做出判断的。在未列举及分析这些现象之前,得先说明一点:下列
的现象虽然是分别举出,看来是个别的,然而这种种现象实际上又是互崐相联贯的。
下面是据以猜牌的现象:
就是四家所打的牌。譬如:白板见了两张,倘若你手里还有一张白板,决计没有人要,也
没有人再会打给你。这个例子似乎太幼稚了,然而你正可以从这个例子来加以推论。 筒已见三张,九筒见一张,而你手里有七、八筒的六、九筒的搭子,必然极容易吃进或和
出(倘若已经听张的话)。换一个例子来说,河里绝少五、六万,则四、七万便是人家容易

不要以为这种现象是显而易见的,不少入局者正是忽略了这种现象而铸成错误的,如以为
八筒(以八筒见三为例)是熟张而打八筒,这样在不觉中把本人的上好机会丢掉了;或是以
为一万已见三、四次(以五、六万甚少为例),四万亦属可打。这是猜牌的初步概念;而成
熟的准确猜牌大多建筑在初步概念上面。
(二) 别家打牌的次序
这一点我们在“控制下家”一节内已经讲过,应该随时记牢别家所打的牌的先后,同时可以
猜想——他为什么先打那一张,后打这一张呢?其中必有道理。

上家先打二筒,后打四筒。他也许是拆搭子;也许是打二筒时抓进一张五筒,而打
四筒时已抓进六筒(因为有四筒一对),或者仍旧留有三、六筒搭子;也许是打二筒时抓进
一张六筒,而打四筒时抓进一张七筒。倘若上家先打四筒,后打二筒。他也许是拆搭子;也许是本来有一筒一对,所以先打四筒
,并不蚀搭,而打二筒时则希望一筒来碰,或把一筒一对做麻将

任何一张牌都可以研究,任何一张牌都会提供一种信息,因为谁都不会无缘无故打牌的。
也许有人会说:我就是常常无缘无故打牌。不对,你有时所以随便打牌,是因为手里的牌
闲张甚多,而这也是一种信息,也是一个缘故。
下面再做进一步的解释。
先打二筒,后打四筒是常例:先打四筒,后打二筒是反常。因为二筒较近幺、九。凡是反
常的打法,常常含有明显的道理。

倘若上家先打四筒,后打二筒,而河里并未见过一筒,他手里有一筒一对,便更有把握了
。倘若能再有其他的现象来旁证这一点,那上家手里有一筒一对或一坎,便可准确地加以

据以猜牌的现象彼此都有联系,这便是一个例子。当然这还是最简单的。
如手里是一副大牌,现出一种特殊紧张或过分仔细的精神状态,,象把十三张牌数一数,
每打一张牌都可以考虑;在听张之前一张,故意把牌打得重一些,向桌上拼命一拍;正想
吃进某一张牌,突被对家碰去,把拿出一半的牌重新缩回;想碰而不碰……。
这种种动作都无形中告诉你:他手里有几张什么牌,并且一般都是不会错的。一个麻将技
巧不熟练的人,几乎每一副牌都有这一类的表示;而熟练者有时也难免,你总可从中知道
他手里的几张牌,再从旁证来加以证明,便可进一步知道他手中有什么牌要打,要吃,要
(四) 口中的惊叹语“啊呀!”或是类似的感叹词
这大多是表现出某一张牌给人家碰去了,或抓去了;牌的变化时常会使人无意中说出许多
话来,而从这些话中可以找到某些线索。
言语及姿态有时是故意制造出来的,然而只要能记牢他所说的话和动作,与牌和出后他所
摊出的牌来加以对照,便可知道他的脾气——是真情的流露还是装模作崐样。
打麻将需要应用心理学。倘能看透牌的路数,再加上心理推测,那猜牌的功夫便水到渠成
当一家的牌手中有四张的时候(或者时间已迟,手中剩七张牌时),他在抓进一张之后,换
出一张来,你便可猜到他手中所有的牌。不过这种猜测,应该随时把他以往打牌的次序,
和他的上家所打的牌加以验证,方可得到正确的***。否则未必是准确的。
在各种各样的牌都打过之后,所剩余的牌便可一目了然,别人听张的可能配合便有了限制,
在这种时候,你便能寻到一种“有去无来”的***(当然也应该有旁崐的佐证来确定)。
上面举的五种现象,可以作为猜牌的根据,然而最根本的还是在掌握牌的路数。
(1)很早打中、发、白,当有做平和的企图。

在打过二、三、四、五、六、七、八之后,打幺、九,非拆搭,即去衍张。 拆两头搭子,不是有做一色的嫌疑,就是大幺对子很多。 先打一,后打二,紧防三、六。

(5)先打九,后打八,紧防四、七。
(6)开大幺对,有好搭。

想吃不吃,必有同样的牌多张。
(8)想碰不碰,不必防其碰大幺。

(9)麻将头,不要三、四、六、七。

牌将完,需防半熟牌张。 幺、九少见,必有对子。 临危(指有大牌或将抓完时)而打生张,手中必有大牌。
(14)打牌不顾一色,居心不良。

上面所举的不过是最容易理解的,如能根据这些例子再加以融汇贯通,便能摸到猜牌的途

譬如:在打过中心张子之后,突然又从里面打一张幺九(从原来的牌打出来,与抓来就打,
分别甚大,打牌时非注意到此点不可),说明“非拆搭,即去衍张”,然而这二者又从何分

倘若你有五、八索搭子,上家打了一张九索,当然可以希望他打一张八索给你,然而他在
第二张抓进时,换出一张五索来,你便可不必再等候他的八索了,因他决不是拆边七索或
嵌八索的搭子。倘若你能从另外的现象中看出,例如河里不见八索,而七、九索已各见三
张,便可认定他有八索一对或一坎;否则他是抓进一张六索,换出一张九索的。
又如先打一,后打二,固然要提防他有三、六的搭子;然而也许他是简单地拆一个边三的
搭子,你紧防三、六岂非徒劳了吗!所以,在应用这种路数时,也得瞻前顾后,才可有比
现在,我们要进一步来考虑一个更难以断定的因素,以作为猜牌的根据。
“他是怎样打牌的?”这实是一个最紧要的因素,更透彻一些来说,他打牌的路数是怎样的
?他的麻将技巧水准如何?他有无特殊的牌气?
孙子兵法所谓:“知己知彼,方能克敌”。叉麻将亦应应用这个原则。根据我们的经验,可
把麻将技巧分为上中下三级。而这三级是根据下列现象来区分的:
(一)抓进六筒不会换出九筒的 譬如有七、八、九筒一顺,抓进一张六筒仍打六筒——这类人
的麻将技巧仅能管理现成的牌,而换一张打的念头还不能产生。当然,听三交而不听,生
熟张不甚明了之类的毛病也包括在内。
(二)抓进六筒会打九筒的 同前例,能换打九筒,说明已看清九筒是大幺,比较地不易给人
家便宜。他已经了解生熟张之别,在全副牌的过程中,可不至于蚀搭。
(三)抓进九筒而换打六筒的 同前例,能这样打,说明水准更高了,因为他抓进一张九筒,
而知九筒是生张,六筒的危险倒少,已能解除幺、九熟于中心张子的死限制,这显然是更
进一级的技巧了。他不但能看透生张的分别、而且还会因时制宜,随机应变,已到出神入
也有人用另外一种现象来区分的,即:
下级——不知听一、四、七而听四、七,比如有二、三、三、四五,抓进一张六,不知打三
中级——听一、四、七。
上级——情愿不听一、四、七,而听嵌七。
其理由与前述之例相同。下家者顾自己还顾不周全,中级者已能顾全自己而尚未臻化境,上
级者则张张见血,知己知彼,能攻能守,灵活应用。
在猜牌的因素中,这个估计是最根本的;因为你倘若对每个入局者的水准没有正确的估计,
便会时常怀疑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以为他所打的牌出乎意料之外。其实是你自己想得不够
譬如:一家有八、九万两张,抓进一张六万时,在中、下级技巧必打九万,而上级技巧就未
必如此,明乎此理,猜牌之术便属上乘了。

在麻将中,舍牌十分重要。摸、吃、碰、杠属于进张,舍牌则是出张,故麻将技巧之
高低、竞技之胜负,舍牌系于一半,甚至不止一半。麻将高手打得“精明”,主要是精

第一、舍牌的安危可以打乱摸牌的顺序;

第二、舍牌可决定各家战术的运用;

第三、舍牌可促进他人入听的升级;

第四、舍牌可破坏他人的战略部署;

第五、舍牌又能牵制他人的牌势;

第六、舍牌可放铳成全他人食用;

第七、舍牌可迷惑他人,使自己食和;

尤其是打新潮麻将,你舍牌精明,不点炮,既使别人和了88分值的大四喜、大三元,而
你也只丢了8分。所以只要舍得精,不点炮或少点炮,再和上几把高番牌,大概就能稳

中级麻师的技术(1)——怎样打孤张

一个中级麻师的技术就是要能分析自己的牌和别人的牌,能审时度势,能充分利用牌技进行灵活处置.以后,便会遇到一个问题,即孤张如何选择?

所谓孤张,就是这张牌与其他任何牌暂时毫无联系,亦无用处。

这里需要说明:选择孤张并非如开局时那样简单,只要按照次序而打;而在打牌的过程中,选择的标准与台上一张牌没有的时候是不同的。

打孤张,首先要考虑的是生张、熟张。

生张是:还没有人打过的牌。

熟张是:已经有别家打出过的牌。

对待生张、熟张,要记牢下面两句话:

“上熟下不熟”——意思是上家虽然打过了,但不要以为下家也不要。几

乎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可能,是上家打过的尖张牌,倘若你也同样打一张,下家是要吃的。这是因为牌的组织是有限的,这一联的牌两家不要,十有八九下家恰要这一张。例如,你在牌竖起不久的时候,对家打一张九筒,上家也打一张九筒,而你自己手里也有一张九筒的孤张,这张九筒大致是下家要的,下家恰有一个六、九筒的搭子等着。

原因是,那两家的牌必定没有八筒、七筒之类的牌,而你也没有,从此例来讲,那八筒、七筒很可能在下家。明乎此理,生熟之别,便基本了然于胸了。 “现熟”——意思是现在是熟的,过一会也许有问题。这一点尤其在四家都叫张了的时候最应注意。时常有这样的情况:上家打一张五索,并无人和出,轮到对面一家打牌的时候,虽然也是五索,下家和出了。原因是本来听嵌二索,一摸进四索之后,就要二、五索了。

然而,有的孤张暂时看来没有用,而将来是有用的;甚至于说,孤张中有几张简直是将来要藉之而和出的,因为在牌竖起的时候,有十分之七的牌搭子不够。于是,就出现了所谓兜搭的问题。所谓兜搭,就是:

(一)一张孤张再加上摸进一张相联的牌,而成一搭;例如有四万,来二、三、四、五、六万中之任何一张,即成一搭。

(二)把原有的一搭化成两搭,例如有三、三、四万,再来一张一万;又如有四、五、六筒,再来一张二或三、四、五、六、七、八筒等均是;甚至有三张九筒,来一张七筒或八筒,都立时可以变成两搭。

打熟的孤张是取守势,留容易兜搭的孤张是取功势,麻将技巧的复杂处就是在这一点上——上乘的麻将技巧需要攻守兼备。

所以,你得随时看台面上的牌,同时顾到自己的上张牌;但是最要紧的一点是,你必需先要决定这副牌是预备求和的。而求和又有直接求和与间接求和这两种策略。 前一种是不顾人家,只顾自己的直接求和;后一种则是暂取守势,再取攻势的间接求和。采取攻势时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发、白的早打迟打问题。

有的人主张迟打,甚至于不打。理由是:人家一碰,便加一番,危险太大。有的则主张一竖起就打,理由是留其他张子容易兜搭。

两种看法都有相当的道理,但均有一定的片面性。

中、发、白固然可使和出之数加倍计算,但它们不易成搭(因为仅有三张牌)。因此,关键是应该研究中、发、白该在什么时候打出。

从原则上来说,不应留中、发、白的孤张而拆搭;但在某种情形下,例如此类牌打出危险性太大,也可拆搭。

中、发、白应在东、南、西、北之后打出;这是谁都没有疑问的。那么,是在幺、九之前打呢,还是在幺、九之后打呢?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

除了这副牌有留幺、九的必要时(如幺、九之旁有间接相连之牌,或此种幺、九为下家十九要吃之牌等),方先打中、发、白后打幺、九;否则应先打幺、九,后打中、发、白。

在中心张子以前打呢,还是以后打呢?这个问题的***则与前者相反。即原则上先打中、发、白,后打二、三、四、五、六、七、八;因为不论在孤张多的时候需要求搭,还是恐怕下家进张,都是先打为便宜。中、发、白留着迟打,等于多给人家碰出的机会。

然而打中、发、白最要紧的是要看自己的牌是否能和,如大有可和的机会,就不宜多留中、发、白;否则以少闯祸为是,待人家打过后再打。

人家打了一张中风,你有中风,应立刻跟出,切忌留一圈再打,情愿留着见过二三张的南风后打;因为这与已无益,白白与人一个上好的机会。

总汇上述,打孤张的主要诀窍是:

(一)考虑全副牌的攻守策略。

(二)凡是有番的张子应随熟张而立即打出。

(三)勿固执打幺、九先于尖张的习惯。

(四)同时考虑到下家的进张和自己的兜搭张子。

(一)在兜搭的时候所留的孤张,不但要容易成搭,而且应是上家不要的牌(譬如已经知道上家在做索子一色,你留一张五索兜搭是不对的)。

缺少搭子与缺少对子时,前者可留熟张,后者必须留生张。

(三)在搭子已经整齐的时候,不妨先打生张,而留熟张(尤其是决无人要的三见面的硬张——如中、发、白之类),免得在你听张的时候打出那张生张,人家比崐你先和了。

不要以为孤张是随便可以打的,须知麻将的精妙处是对任何一张牌的选择。对任何一张牌处理的先后,都与全局有关。有的人在开始的时候,因孤张较多,往往随便乱打,结果造成将来的败局。

进打出之后,时常会发现搭子有多,在这时候,便会发生究竟拆哪一个搭子的问题。而拆搭的优劣与和出的可能性关系甚大。

十三张牌可有六个搭子(每两张成一搭),多余的一张也有用处,如一对六筒加一张五筒,或二、四、六万与三万在一起,都可以使十三张牌有无从打起之感。

一般来说,拆搭子可依下列的次序而分先后(这里说的是一般原则,随时可根据实际情况加以更改;完全以本人的牌不吃亏为准,毫未计及生熟张及上下家的牌崐);

(一)如有相同进张的搭子应拆一搭。

如九、八万及五、六万在一起,应先打九万。如遇五万或八万进张,可造成一对及一搭,倘若全副虽多搭而少对,也应考虑及此(如先打八万,则仅有九万可兜对,五万来即损失一搭或一对)。如九、八、六、四万,毫无疑问应打九万。

(二)拆边张搭子。即应先打幺、九,后打二、八,如抓进三、七,尚可留住。

(三)拆对应在拆嵌档搭子之前。

档搭子,尤其是嵌二嵌八,是上好的搭子,比对子来得好;嵌档可以有四张牌进张,对子则仅两张牌,此理甚为明显。但对子仅一对时,或虽有两对,但一对为番头牌,如中、发、白之类,则应先拆嵌档搭子。前者留之做麻将,后者则防中、发、白来碰。

先拆对后拆嵌档搭子的另一理由,是使下家不容易上张,打下去

的两张牌是一样的,当然“胃口”较弱,而拆嵌档搭子则此张不吃,下张便可能被吃进(注意,幺、九对子亦同此理)。

(四)拆两头搭子时,先后应为三、六与四、七,再二、五、八,然后一、四及六、九。

如发现所有搭子均为上好的两头搭子,则与边张有关者最劣(如三、六,四、七),与幺、九有关者为最好(如一、四,六、九),此理甚明,不必细讲。

(五)如有附带搭子,则先拆单独的搭子。

当十三张牌张张有用的时候,应先拆单独的搭子,如五搭之外,有二、四、六万,则应拆五搭中的嵌档搭子,方不致吃亏。因为事实上,只需要五搭即可和出,而原来已多一搭,如打二万或六万,将要吃进其他搭子时必需又拆一搭,那时候将又有一张牌完全无用。

所以,不如预先拆去一边张搭子或嵌档搭子一对,这样便不致于在第二个机会上有一张牌无用,况且可进张之牌数,在打一张多余的牌时也不崐吃亏。

在拆单独的搭子时,同时应考虑钉下家的张,不给下家有吃牌的机会。

上面讲了拆搭子的原则,现在再讲拆搭子的条件或情形:

(一)可进的张子有几张?

即使是二、五、八万的三上张搭子,有时也许不及边七筒的搭子,因为事实上可有下面的情形:八万上家一碰,五万自己可以暗杠,而二万下家一碰,七筒则见一, 同时六筒庄家明杠。也就是说,二、五、八万仅有两张牌的希望,而边七筒倒有三张牌。在这种时候,就应拆二、五、八万的搭子,而留边七筒搭子。

(二)留哪一个搭容易进张?

譬如有两个嵌档搭子,一个是嵌四万,一个是嵌四索,同时见一。这里你便要想到另一个方面,就是上家如是在做索子一色,你的嵌四索就难有希望上张,应拆嵌四索,而留嵌四万。如果上家并非索子一色,而打过三、五万,那就应该留嵌四崐万的搭子。

(三)拆哪一个搭子才不致于便宜别家?

我们所以把这个条件放在最后,理由是假定你拆搭子的时候比别人早,这一副牌是应该取攻势的。那末,这个问题便可在最后考虑了。否则,倘若下家比你搭子还拆得早,你就应该先考虑这个问题,然后才考虑上面的两个问题。

在考虑这个问题时,假使下家做索子一色,你千万不可冒险拆索子的搭子,因为你所拆的,十九恰是下家所千等万等等不到的两张牌。

在一般的情况下,你可以从下家所打出的牌中找到线索,而后才开始拆搭,务求所打出去的两张牌下家都不要。最低限度,两张中的一张是钉张子——十拿九稳是下家不要的。

在牌面上有对对和的嫌疑时,就不宜先拆边搭,因为幺、九是最容易碰出的张子。

拆搭子的考虑是否至此为止了呢? 不。

以上所讲的拆搭子的原则和条件,不过是分析利害关系,而最要紧的一点还没有谈,那就是形势。打麻将正和作战一样,知己知彼,方是上策,所以得看清形势。最 显著的形势是时间。时间早的时候(就是牌竖起不久,大家才打了三四循的样子),幺、九搭子是上好的,因为幺、九在这时候大家都要打出来;时间迟的时候(那 就是已过十二循以上之后),幺、九搭子就未必好了——倘若是已见多张,那便所余无几,倘若仍未见面,那便是人家有对或

有坎,决非容易进张的搭子。牌脚愈长,搭子便愈熟愈好,尖张不尖张可不必顾及,人家肯打不肯打,是首先需要猜测的问题了。

不要把希望寄托于自己摸牌,因为四家的机会总比一家要多。任何一个麻将技巧幼稚的人,都不会在牌将抓完的时候打一张没有见过面的生牌(事实上固然有,然而究非常有)。

说到这里,还要作一个说明:拆搭子有时可拆半搭的,如二、四、六万,打二万是打六万;又如两张一筒,一张二筒,打一筒还是打二筒?甚至于是三、五、六万, 打三万还是打六万(当然更容易遇到的例子是,一、三、四、五、六、八筒,打一筒还是打八筒;或一、三、四、五、五、六筒,打一筒还是打五筒)?

这种例子差不多都是在牌可听或将听时所常遇到的。

在这种时候,便需要不但观察已见于台面上的牌,还应该猜测到没有看见的牌——在人家手中的和可摸的牌。

究竟哪一个搭子比较容易进张,或者究竟哪一个张子比较容易和出?要做出正确的判断,就需要做综合的考虑。

倘若打这张牌一定有人和出,就不必打,有去无来,不必尝试。

如果打这张牌虽无问题,但所留搭子难以上张,那便要考虑换打另一张牌有无危险。

打另一张牌虽有几分危险性,然而所留的搭子极容易上张,况且那危险性未必是和出;那未,就决计打另一张牌。

同时,还可以做如下考虑:假使有此上张,我便可以打那一张——预先留一个余地,以防可能的变化。

在面面顾到之后,仅衡轻重,估量利害,方拆搭子,这才是求和之道。

要记住:任何一副牌都有可能既控制人家又留出自己的生路,其关键在于自己的设想和筹划周到与否。

所谓打结尾牌,是指在将听张而尚未听张的时候打牌。

在打牌时,我们时常可以听到这样的谈话:“你真糊涂,他碰白板,打八万,当然是听六万或九万的麻将头,你打九万,不是和出么?”

更容易听到的话是:“他听张了,他打出一张五索!”于是认为这打五索的人,不听四、七索,即听三、六索或相近的牌。

这两个推测并不错,虽然未必是绝对准确的。所以,打结尾牌应有相当的技巧。

未说怎样打结尾牌之前,我们先来研究一下怎样知道人家已经听张了呢?一般来说,下面几种现象是听张的征象:

(一) 三吃落地,所剩的牌仅四张。

(二) 在已经打过很生的张子后,又吃进一张打出一张(这张牌的生熟可不必计较)。

(三) 牌已抓到十个循环左右的时候。

(四) 他所打的牌不加考虑时——已摆出所谓“手已直了”的姿势。

上述四种现象,虽然是人人所知,也是人人力求避免的,然而事实上,为求牌的进张,仍旧不肯蚀搭,而泄漏出所听的张子来的。

我们以为,要对别人是否听张作出正确的判断,应随时注意那个人打牌的习惯,并对全副牌的过程作一个综合的分析,才可以增加判断的准确率。

结尾牌的打法需加以研究的理由之一是:恐怕你可听张的时候,所打出的一张牌,恰是人家要和出的牌。

这种现象是常有的。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人均怨自己的运气不佳,其实运气固有,而自己的技巧也是问题;因为在打麻将的时候,应该有时间的感觉——某一张牌在某一时候必有人家会和出,而在早两循的时候,将此牌打出,却并无危险。

所以,在打麻将的时候,随时都要注视全副牌局的发展,在打到七八循的时候,应该检查一下,自己手里将来必须打出的牌(是指在求和的决心下,所必须打出的牌)中,有无人家要和的牌(这当然是极生的生张),若有,就应提前打出,而留一张熟牌在手中,以备听张时打出。

总之,结尾牌的打法,一要防止别人确定你所听张的牌,二要防止别人比你早和。要达到此目的,其关键在于认清牌势的状况。

注意结尾牌的打法,一般都有进攻的用意。如果自己的一副牌没有和出的可能性,那就不必在结尾上多伤脑筋了。

凡是遇到自己牌的进张形势与其他三家中之一家或二家差不多时,要采取攻守兼顾的策略。

譬如:最后所剩的七张牌是:一筒一对,六、七万各一张,二、四、六索各一张,抓进一张七万。这时就应该打七万。这么一来,可以骗上家的八万,而将来听张时不打二索即打六索,均可不给人家有何启示,并且寓有骗人家的意思。

又如:最后所剩的八张牌(应该打出一张时)为:一筒一对,六、七、七万,四、五索,及白板。应打七万而留白板。因为白板迟打早打不致有什么影响,别人有白 板一对,早打也是一碰,迟打也是一碰,至于白板打出去,人家和出,也是无可挽回之事(指并无启示可知白板有人要和;如遇别人做一色时,当然又当别论);总 之,等到你打白板时,可尽量避免人家比你先和出。

当然,你还得考虑一个问题,这样打法你是否亏蚀得起(打七万而留白板,显然是要蚀去两张七万及两张一筒)?

蚀搭是一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可以由另一个问题来解决。那就是:倘若你能看得准,将来的进张十九是那一路,那便根本不会蚀搭了。

譬如:你手中的牌有二、四、五、六、六、七万,可以不打一张万子,则有嵌三万及五、八万的上张,倘若为了要听张,必须打一张万子时,就要考虑先打六万呢,还是先打二万。这时,应该查一查所有的牌,哪一种上张来得多,上家的牌有五、八万的孤张呢,还是有三万的孤张?

这种结尾牌的打法,在做一色牌的时候更有效力。因为你预先留一张筒子或索子在手中,而先打二万或六万,等到听张的时候,却打一张筒子或索子。虽然人家本来疑惑你是在做万子一色,但给你这样颠倒次序一打,就叫人家疑惑了。只要能使人家犹豫不决,你便增加了和出的机会

 整个打麻将的过程就是一个斗志勇的过程,尤其是遇到高手或者对手旗鼓相当时,更是既精彩又激烈。

  且不要小看了另外三个静**在身边的对手,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甚至相当于古时候战场上的敌人,从打牌则就像用兵,牌手只有正确区分麻将战术中的几个阶段,才能胸有全局,凭着自己敏锐的直觉力,运用灵活的战略战术,打好这场战斗。

  因此,了解麻将战术中的几个阶段,对于牌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在普通的娱乐中,人们一般使用136张牌的麻将,但除去起庄的牌外,牌上可供摸打的牌仅有68张,平均起来每人只能够摸17次,这17巡取舍过程可台划分为三个阶段,以便战略的、调整和安排。

  当然,这种划分也不是那么绝对的,因为牌场如战场,变化多端,牌手一定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划分这三个阶段。三个阶段的大致划分如下:

  前盘阶段:第一次摸牌到第四次摸牌。

  中盘阶段:第五次摸牌到第十一次摸牌。

  终盘阶段:第十二次摸牌到黄庄。

  由于牌运的关系,各家刚刚起到的牌是千差万别的,有的人起的牌乱七八糟,暂时认为无用的边张、幺、九、风牌很多,有的人起的牌稍加整理,就已进入到一入听或二入听的地步。

  起牌的好与坏直接影响和牌的速度,但起来的牌又是同牌运相关而非同技巧相关的,因此,一旦牌已经起完,就不要关注运气的问题了,而应该来专心打牌。

  其实,一副牌能否顺利成和,有相当一部分原因在于起牌以后的取舍,而对牌的取舍是否得当则关键在于牌技。即使起的牌于已相当不利,也要注意应该沉着应战,而不应该心灰意懒,如果打起精神,运用高超的战略战术,还是有可能克敌制胜的。

  如果起的牌实在是想当不理想,基本上没有什么和牌的希望,那最低程度也要避免放炮,尤其在其中一家在做大牌时,尽量给小和的一家供牌,促使其尽快成牌。

  庄家打出的头张牌,最好以不吃为宜,旨在看自己摸的第一张牌的好坏。

  打麻将有一句俗语:叫"牌从当面过,不如摸一个",意思是说,上家舍出的牌,恰好能够吃起,但这时又轮到你摸牌,这时候最好的情况是不要去吃上家舍下的那张牌,而是自己去摸一张牌。

  一般说来,开局前盘应该昼少吃少碰,将主要精力放在摸牌上。

  这是因为,其一,如果开始就吃就碰,容易泄露作战机密,让对手能够比较容易猜测出你手中的牌,而自己也缩小了本身的作战基地,使策划圈陷入过小的范围,对以后的作战不利。

  其二,在麻将作战的前盘阶段,对牌的需求范围比较广泛,如果直接摸牌很容易摸到自己需要的牌,一般而言,至少能够凑成面子牌。

  当然,具体情况也要具体区别对待。经如手中有8万和9万,上家刚好打出7万,当然应该吃起,因为8万和9万的待牌只有7万,放弃吃起的机会实在可惜, 如手中的是7万和8万,上空舍出6万,那么这时候还是在牌墙上摸牌比较好,因为7万和8万的待牌除了6万,还有9万。组成顺子的机会双8万和8万要多得 多。

  再如嵌张牌,也应不失良机地吃起,这样可以扭转手牌中不利的方面。如果起的牌比较好,比如牌已进入一吃、一碰就听牌的状态,也应吃、碰、使牌早入听。

  起牌后,手中牌虽经整理,但牌面不并不理想,而子并不集中,更应尽量以摸牌为主,这样利于手中牌的调整,使牌面宽阔,当手中牌整齐、集中而又宽广时,就要以吃、碰牌为主,这就是前盘阶段的基本战术。

  正常情况下,这样的战术应当维持前盘阶段基本结束。

打麻将虽说是消遣娱乐但其实也是一件特别费脑力的事儿,怎么舍牌,盯住上家不能给下家放炮,什么情况下可以杠等等问题简直让人头秃。

今天财神妹特意聊一聊有关“杠牌”的搓麻技巧,保准让你离雀神更进一步!

下家舍出的牌,可以开杠

这不仅能减少对家和上家抓牌的机会,还可以使自己多抓一张牌。

由于暗杠不亮牌,可以使旁家心慌意乱,担心所杠之牌是他们所需之牌,往往可以打乱他们已经形成的牌面。

从叫听的角度上,有时开杠不如不开杠

例如手牌有三张5条,这是已单吊听牌。别家舍出5条,我们不去开杠而去摸牌,如果摸进一张6条,叫牌可改听4、7、6条,胜过单钓;若摸进一张4万,又可改听3、4、6条,均比单钓胡牌率高。

在特定的牌势里,弃杠舍牌可以迷惑对方,对自己有利

如果要做“风一色”或门前清,开杠就画蛇添足了。

在最适宜的时候做最合适的事情,无疑事半功倍。麻将的杠牌也是同样的道理,杠与不杠,需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声明:SEO葵花宝典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删除。

您可以通过手机上网,随时随地浏览商机资讯,享用会员功能...

或点击以下网址用电脑继续访问: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麻将暗杠能不能抢 的文章